她,22歲,有著花兒一樣的年齡;有著1.73米的個頭,長得跟花兒一樣美麗。然而,卻在西安這樣一個她很陌生的城市裡,獨自在酒店想結束生命。當手腕被鮮血染紅,她拍照發帖做最後離別時,她的一切牽動了網上網下無數人的心。
  網上求助
  合肥女孩西安要輕生
  網名叫做西安蓮湖曹警官就是西安市公安局蓮湖分局政工科的民警曹金生。15日凌晨零時許,曹金生還沒休息,像往常一樣入睡前總要刷刷手機。突然,微博上有網友@他時寫著:“有一個合肥女孩要輕生,她人現在就在西安,希望西安的朋友能趕快救她……”曹金生說,在這條消息下麵,附著一張照片,拍的是白凈的床單上,一個手腕被割得鮮血四濺,旁邊有一個筆記本,上面寫著:“再見。無知無畏的世界里,願你們得見想見的世界。”
  看到求助消息,曹金生仔細查看,發現這個照片發在微信朋友圈裡,圖片上方有發圖人的網名。
  短信勸慰
  “別乾傻事,有事我幫你解決”
  曹金生說,看到這個信息,他立即在網上轉發微博,“請網友速擴散,誰認識這個姑娘,我們立馬去救人,急急急……”
  記者看到,有合肥的網友留言說,“請西安的朋友幫幫忙,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也有熟識女孩的網友表示,“女孩的電話一直占線,可是已經過了四五十分鐘了。”留言擔心女孩的安危。曹金生又發消息,請求知情人“快把女孩電話和住址發來,速度救人”。
  要到女孩電話,曹金生怎麼撥打,對方都不接聽,隨後,曹金生編髮了一條短信說:“我是西安蓮湖曹金生警官,你現在在西安哪裡?千萬別乾傻事,快接我電話,有事我幫你解決,快告訴我你的地址。”短信最後還寫上自己的手機號碼。
  此時,西安公安官方微博負責人盧長才也關註到了此條微博,聯繫到曹金生後,並從網友那裡得到女孩的姓名,兩人開始在全市尋找女孩入住的酒店。
  女孩來電
  感謝曹警官關心,想見男友一面
  一邊尋找,曹金生一邊持續撥打女孩手機,可電話不是被掛斷就是不接。“凌晨1時許,女孩主動打來電話,她說收到我發的短信,特別感謝在西安這個陌生城市還有人關心我。”曹金生說,“女孩能打來電話,說明至少還可以和她交流,可女孩說不要讓我們再找她,其他也不願再說。經過電話里反覆溝通,得知女孩是感情受挫。最後她提出想見男朋友一面,便將入住的酒店告訴我。”
  於是,曹金生和盧長才立即趕到位於自強西路女孩入住的某商務酒店。
  到了酒店,女孩又不開門。曹金生和盧長才站在門口和女孩對話。說了好一陣,女孩才打開房門。“女孩長得挺漂亮,個子約有1.73米,她的手腕上纏著紗布,床上也有血跡。女孩說她男朋友的朋友看到她在網上發的消息,帶著護士趕來幫她包扎了傷口。隨後離開。”
  最終釋然
  十餘小時的陪伴,女孩打開心結
  曹金生和盧長才看到女孩情緒不穩,又對其進行了3個小時的勸慰,至昨日凌晨4時許,女孩的情緒平和了,二人這才離開。
  讓人沒想到的是,上午9時他剛上班,女孩打來電話又顯得非常激動,說她還是要見男友一面。
  經瞭解得知,女孩是合肥人,在日本留學,她的男友在西安上班。前段時間去過日本看望她,之後二人鬧了矛盾,男友提出分手,女孩想不通,就一路追來想當面問清楚,可沒想到遭到男友的拒絕。
  擔心女孩再想不開,昨日上午,曹金生和公安蓮湖分局政工科科長張婧帶著女孩來到德福巷的茶秀,這一陪就是一天。
  昨晚8時,女孩的情緒已經平和。她說自己想要回家。張婧、曹金生等一行人聯繫上女孩家人,並送女孩到機場,昨晚9時30分,女孩向西安民警道謝後,坐上了前往合肥的飛機。
  曹金生說:“她上飛機前跟我們道別,看上去真的是釋然了,看來我們這些人的忙活是值得的。” 本報記者 苗巧穎  (原標題:民警微博“接警”深夜急尋)
創作者介紹

uxucrusdyy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