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戰爭時期,中國軍民傷亡超過3500萬人。新中國成立後,接管和關押日本侵華戰犯11記憶體09名。1956年,經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特別軍事法庭審判,除對其中職務較高、罪行較重的45名戰犯分別判處8至20年有期徒刑外,其他戰犯全部免予起訴,遣返回國。
  日本帝國主義對中國侵略犯下了罄竹難書的滔天罪行。然而新中國政府以博大胸懷“感化”了這批侵華戰犯,蕩滌其靈魂隨身碟、重賦其新生,使他們“轉身”成為高舉“反戰、和平”旗幟、推進中日友好關係中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
  銘記歷史是為了警示未來,寬恕罪行是因為珍視和買房子平。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反法西斯戰爭勝利69周年之際,重溫把“鬼”變人的這一課,無疑會讓人們對日本右翼竭力複活軍國主義的行徑提高警惕,對來之不易的和平時光倍加珍惜。
  罄竹難書 1000多名戰犯直接記憶體殺害80多萬中國人
  1944年microSD11月,“我命令步兵部隊侵略林縣南部地區後,在撤出該地區之同時,由防疫給水班在三四個村莊散佈霍亂菌,因此後來我接到‘在林縣內有100名以上的中國人民患霍亂病,死亡人數也很多’的報告。”——這是日本戰犯鈴木啟久的親筆供述;
  1941年9月上旬,配屬在中隊的軍醫中尉河原信二,提出對俘虜1名進行活人解剖,“於是就允許他解剖……首先把咽喉割開,不叫出聲,施行盲腸手術後,河原信二拿手槍射擊腸子,又把腸子割開縫合起來後,就那樣擱在醫務室,看經過的情況。”——這是日本戰犯菊地修一的親筆供述;
  ……
  有人這樣計算,即便把這一千多名戰犯的罪行簡單彙總,也足以讓人瞠目:被他們直接殺害的中國平民和被俘人員有857000多人,燒毀、破壞房屋78000多處,掠奪糧食3700萬噸,煤炭2億多噸……
  從1931年“九一八”事變開始,到戰敗投降,日本帝國主義先後製造了數不勝數的慘案。戰爭讓日軍變成了“殺人狂魔”,在華犯下了令人觸目驚心、罄竹難書的纍纍罪行。
  滌盪靈魂 用人性的關懷喚醒戰犯的人性
  中國政府對這些戰犯沒有以牙還牙,而是以博大的胸懷,採取了管理和教育相結合,思想教育與人道主義待遇相結合等原則方法,對他們進行了長期、耐心、艱苦的改造。
  中央檔案館資料保管部調研員周玉文介紹,管理所對戰犯不打罵、不侮辱;生活上按時按季發放衣褲日用品和糖果;每周洗澡一次,每月理髮一次,保證肉蛋奶的供應……
  以德報怨,拷問著日本戰犯沉淪已久的良知。
  1956年,45名侵華戰犯之一、曾用中國的無辜百姓和被俘人員作為刺殺活靶的藤田茂,在法庭的最後供述中說:“我的罪行是極其嚴重的,認罪是一輩子的問題,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將牢牢地記住被害者們訴自心裡的話……侵略戰爭,絕對不能允許再度發生,也不能讓後一代人再走這一條錯誤的道路。”
  國家檔案局副局長李明華介紹,1956年,中國特別軍事法庭在對45名戰犯開庭審理時,有的戰犯痛哭流涕,甚至跪倒在地請求嚴懲自己。
  悔心拳拳 為兩國的和平事業奔波
  被稱為“一號戰犯”的鈴木啟久,在沈陽特別軍事法庭接受審判時淚如雨下,他說:“想到那些被我毫無理由地加以殺害並被我破壞了和平生活的人們,我的心好像就要碎裂似的難過。”
  1956年6月到8月,1000多名被免予起訴的日本戰犯開始分三批回國。被判刑的45名戰犯中,除1名在服刑期間死亡外,大都被提前釋放回國。
  回到日本後,為了加強聯絡,釋放戰犯聯合組建了自己的組織——“中國歸還者聯合會”,簡稱中歸聯。其宗旨是:為了要過和平的生活,彼此互相援助,併為增進日本、中國之間的友誼以及為了和平而奮鬥。
  “這些戰犯歸國後,大多數成為中日友好的推動者和捍衛者。”遼寧撫順戰犯管理所舊址陳列館館長張繼承說:“他們認為,是中國人民以博大的胸懷和人性的力量,將他們從‘鬼’變成了人。”據新華社
  本稿件所含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  (原標題:45名戰犯從戰爭狂魔到和平信徒)
創作者介紹

uxucrusdyy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